当前位置:龙岩市金源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搞笑凌波娇
凌波娇
2022-09-16

在旅游大巴上,导游小姐告诉我们:马上就要到达有名的紫砂壶产地啦!我非常兴奋,听说有一款名叫“凌波娇”的紫砂壶非常出名,要是拥有一把正宗的“凌波娇”,方能向人显示自己的艺术情趣、显出自己的艺术品位!

导游小姐又向大家讲述趣闻趣事:多少年前,有人撰写了一条有关紫砂壶的上联,重金征求下联,多少文人墨客苦苦思索,可是直到如今,仍旧无人很好地对上,以致这条上联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绝联”。接着,她神秘的向我们吟出了上联:“无锡宜兴紫砂壶”。

乍一听去,字面意思平淡无味,但细细品味,却令人叫绝:前两个词是两个相关的城市,但作动词用,全句的意思又变成了:“(这里)不出产锡,适合发展紫砂壶。”妙,绝!

车上立马热闹起来。一群教书匠都在摇头晃脑地卖弄文采,很随便地把本省的两个城市及家乡的土特产串起来胡诌下联,不伦不类,惹得满车人哈哈大笑。

我苦苦思索“能作动词用的城市名”,猛然想起重庆,那里有个长寿县,是有名的长寿之乡,历史上活过“天年”,即120岁的老人很多。120岁是两个“花甲”,两个花甲就需要“重庆”,我灵机一动,对出下联:“长寿重庆天年人”。

满车人都大声叫好,连导游小姐也不住地称赞,说她在这里当导游多年,听到对句无数,可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样工整贴切的好对,看来这条“绝联”有望配对了!

我正在得意,汽车已经到达目的地。导游小姐把我们领进了“凌波娇”紫砂壶展销中心,交给了公司的导购小姐。导购小姐先把我们领进一处古色古香房间,安排我们像幼儿园小朋友那样规规矩矩地坐好。我们相视一笑:看来我们这群教师今天要当小学生了!

果然,导购小姐打开电子屏幕,开始给我们“上课”。她把公司规模、产品质量说得天花乱坠。姑娘正在宣讲,一个公司高管模样的人进来与导购小姐耳语一番,小姐立马神色大变!高管走后,姑娘挺紧张地央求听众:“各位朋友,今天恰好是老板从香港飞回来视察工作、考察员工,希望大家多多为我点赞,谢谢朋友们!”

接着,刚才那位高管陪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。中年人衣着很随便,上身穿一件松垮垮的T恤衫,下身是一条皱巴巴的牛仔裤,脚上趿拉着拖鞋。如果在街上撞见,你会毫不怀疑他是个农民工。可为什么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对他毕恭毕敬呢?只见导购小姐对中年人深鞠一躬:“肖总好!”接着转身要求大家:“各位朋友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欢迎肖总回公司指导工作!”

肖总很不耐烦地向自己的员工挥挥手,示意他们全部回避。接着转身客气地鞠躬答谢,很随和地向大家询问,自己的员工对顾客态度如何?江浙普通话是否听得懂?有没有坑蒙欺诈、有损公司形象的行为?看着这样平易近人的老总,大家心里感到很亲切,只会机械地点头、摇头。

我在心里嘀咕:这位肖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且听他如何忽悠!

想不到肖总却厉声说道:“不要听他们瞎忽悠!紫砂原料比黄金还贵,名为紫砂壶,哪能含有多少紫砂?”听了肖总的话,大家都懵了!顿时产生了错觉,还以为肖总也是游客,同样是来买紫砂壶的!这老板怎么啦?我们今天开眼了,碰到一个“卖瓜说瓜苦”的商场另类!果然,肖总讲述了他自己的另类故事:

肖总说他父亲是香港大企业家、慈善家邵逸夫先生的外甥,外甥从小赤手空拳跟着舅舅打拼,终于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目前肖家有净资产上百亿,拥有企业十几家。肖老爷子已经退出江湖,住在香港太平山下浅水湾养老。老爷子把诺大的产业交给肖总,再三嘱咐他要向邵逸夫先生看齐,财富来自社会,一定要回馈社会,多做善事,扶持文化教育事业。

肖总说的没错,我们学校就有一座“逸夫楼”在校园戳着呐!好像那慈善协会名单里就有人姓肖!

肖总听说我们都是老师,脸上流露出真诚感佩的神情。他突然大声问:“刚才听导游小姐说,是哪位老师对出了‘长寿重庆天年人’的妙对?恭请这位先生到台上来,有请!”

我受宠若惊般地站起来,来到肖总面前。

肖总紧紧地握着我的手,激动地说:“谢谢,谢谢!您这条精彩绝伦的妙对,寓意贴切,对仗工稳,简直妙不可言!我代表公司全体员工感谢您!”说着,肖总还仔细询问了我的姓名籍贯及联系方式,表示一定要把这条妙对上报市政协文史委,由文史委邀请专家论证后载入地方志,并在本市地标性的建筑物上镌刻这副珠联璧合的妙联,借以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!

我好像飘浮在云端里,晕晕乎乎,仿佛我已经成为闻名天下的楹联大师!忽听肖总激动地说:“为了表达我们对李先生的敬谢,我决定,将我公司的名牌产品,价值1100元的凌波娇紫砂壶一把,赠送给尊敬的李先生以做留念!”

台上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肖总招呼来一位身佩绶带的礼仪小姐,她手持托盘,将一把精致的凌波娇紫砂壶恭恭敬敬地交给我。我完全陶醉了,腾云驾雾般地捧着“凌波娇”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肖总继续与大家聊天:“我们赠送给李先生的紫砂壶为什么叫‘凌波娇’呢?大家请看——”

肖总在一个盛满水的脸盆里放上一把紫砂壶,大家像观看魔术表演般地睁大了眼睛。奇了怪了!只见那把紫砂壶并不倾斜进水,而是端端正正漂浮在水面上!肖总又把其他一些茶壶放进水里,这些茶壶无一例外地歪斜进水。接着,肖总举起“凌波娇”说:

“并不是什么紫砂壶都能在水面上凌波漂动,使人赏心悦目!我们知道,玩壶与玩玉一样,主要是看它的工艺水平。我公司开发的这款凌波娇紫砂壶,是国家级大师蒋蓉晚年的高徒李慕天大师潜心研究十年,经过八轮改造才开发出来。大家看,这超薄胎工艺,不是所有的供春壶都可以做到的。上等原矿黄龙山老段泥,泥料极其稀缺珍贵。此壶稍加泡养,颜色变化极大,日久使用,包浆灌满壶体尤为漂亮,老味十足。超薄胎全手工制作,工艺极其精湛,确实是家居及馈送亲友的上等艺术品!”

我们这帮人听得痴迷了,完全被“凌波娇”的风姿所倾倒,全手工制作啊,才1100元,太值了!

更加出人意外的是,肖总慷慨地说,今儿遇到李先生这样的高人,自己高兴,就奔着李老师对本市人民的巨大贡献,表达我们尊师重教之情,自己权当奉送,全场打一折!接着他对导购小姐下达指示:“今天对在场的所有老师特殊优惠,每把紫砂壶只收110元,——每人限购一把,下不为例!”台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。

肖总离开后,大家兴奋得像打了鸡血一样,开始排队购买“凌波娇”。刚开始还按照肖总的限制,每人一把,但是不久,经不住有人软缠硬磨,导购小姐终于松口,允许每人多买一把。有些人趁机“三顾茅庐”、“六出祁山”,最后,大家的大袋小袋都装得鼓鼓囊囊的。刚开始我还制止大家,不要对不起肖总,不要有损形象!见没有人理我的碴,也随波逐流加入了抢购的队伍。人人都感到今天跟着我捡了大便宜,沾了我“满腹文采”的光!

出了展销中心的大门,我看到了我闺女。她在文化局工作,所以我们不在一个团队。我高兴地告诉她,我连奖带买拥有十把“凌波娇”。

闺女一愣,惊呼着:“爸呀,您咋不跟我吱一声?我也买了十把呢!咱爷儿俩是不是回去要开个紫砂壶零售店?”

我忙问价钱,也是110元!我正在纳闷,闺女挺神秘地附在我耳边说,他们团队运气好,恰好撞上了刚从香港飞回来的女老总,女老总是个文化人,过去写过小说,所以对文化系统的顾客特别亲切。

我忙问那老总姓啥?闺女神秘地对我说:“怎么了?姓郑啊,别看是个女的,真是‘巾帼不让须眉’呀!那穿着、那气质、那说话办事的干练劲儿,咱服气!”

我好像是从云端里跌到尘埃里,脑袋一个劲儿的在嗡嗡。这时,不知谁又发一声喊:“快看,‘凌波娇’,满街都是呀!”

大家循声望去,天哪,到处是数不清的“凌波娇”!在每一个摊点前,照例放着一个盛满水的脸盆,脸盆里都端端正正地漂着一把紫砂壶。在脸盆的后面,是堆得像小山一样的“凌波娇”!

我们上前询问,摊主大声地吆喝着:“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!瞧一瞧啊,看一看哪,漂不起来不要钱哪!老不欺,少不哄,五元钱一把,一把只要五元!哎哎,别走啊,过来过来,四块钱一把,四块钱您拿走!”

我急忙拿起摊主的“凌波娇”与我手中的“奖品”相比对,是一对标准的“孪生兄弟”!有人建议我去找肖总问问,我苦笑一声摇摇头。这时,我痛切地感觉到,都是那句“长寿重庆天年人”惹的事!现在读起这句对联,真的特别拗口、别扭,简直不伦不类,狗屁不如!

我背着沉重的装满“凌波娇”的包包,一边走一边细细品味“凌波娇”的含义,“凌波”是在水面漂浮之意。我真真切切地感到,自己确实是太“飘”、太“浮”了!……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